西甲

第二次机器革命意味着什么

2019-08-15 17:0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西周时期,周穆王向西巡游,在异域之地偶遇奇人偃师,偃师以信人向穆王献技。《列子 汤问》云: 巧夫!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 用今文表述则为, 巧妙啊!它仰起头就歌唱,歌声合乎旋律;它抬起两手就舞蹈,舞步符合节拍。其动作千变万化,随心所欲。

  偃师献技 多半是神话传说,若果真如此,现代也会自叹弗如。设若按照惯常思维,偃师所造之人,岂不永无面世之日?在《第二次机器革命》这本书中,麻省理工学院的埃里克 布莱恩约弗森和安德鲁 麦卡菲却给了我们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20年前,谁能想象得到超级计算机可以应用于游戏比赛、智能机器人;在今后的20年里,谁又能说机器人不可能拥有思想和感情?两位作者的感悟是:在技术领域 你永远也不要说绝不会 。

  在这本书中,作者用了很大篇幅阐述了智能机器人、智能应用程序这些数字化的技术进步,但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介绍智能机器的研发与制造,而是关注于第二次机器革命如何推动社会的发展。

  事实上,社会发展的浪潮此起彼伏,很多人惊叹于技术进步的日新月异,很多人在描述数字化生存的到来,也有很多人对机器的无所不能而感慨万千,但很少有人能够整合,并且在认真思考这一切对全球经济、每个国家、每届政府、每家企业、每个个人的意义在哪里。然而,两位作者在这本书中做到了。

  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不仅仅需要虚拟世界的资本,更需要数字化世界的技术。第二次机器革命发端于美国等技术发达国家,但它的核心影响力却在中国。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提升也使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不复存在:一方面,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可以借助第二次机器革命时代的自动化和机器人生产线推动其国内制造业的复苏;另一方面,复苏的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势必会不断挤压中国制造业的生存空间。当技术浪潮突然袭来,中国政府、中国企业和普通员工,该如何面对这场剧变?

  与机器竞赛,胜了,一个国家可以凭借创新之策从容完成实体经济的转型之路,一家公司可以从运营管理、生产模式方面进行一次深刻的能够引领未来的技术变革,一位员工面对变幻莫测的就业市场也可以应对自如;败了,一个国家可能就会失去至少20年的发展机会,一家公司可能会 受挤压变形或破产 ,一位员工可能因为没有超越机器的一技之长而被这个世界淘汰。世上很多事,胜败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第二次机器革命时代,促进技术变革的力量虽然渺小虚弱,但终究能够改变历史的进程;阻逆技术变革的力量即使庞大无比、很难撼动,最终也会成为历史的笑柄。

  (《第二次机器革命》,[美]埃里克 布莱恩约弗森、安德鲁 麦卡菲著,蒋永军译,中信出版社出版)

2009年西安智慧物流A+轮企业
2015年嘉兴其他A轮企业
2012年天津人工智能A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