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丁香】肉(小说)_a

2020-01-16 17:17: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这里,我必须向发明者奉献出我最大的敬意,他们精通科学技术,懂得喷气式飞机的构造原理,才发明了喷气式批斗法。这种方法禽兽们是想不出来的。”——季羡林《牛棚杂忆》

这是一个不大的山村,村子没有多少人家,最近老陈家遇了邪胡事儿,成了山村的一个轶事。在其背后出谋的划策的,比比皆是,连三岁的孩子都知道老陈家胡同儿,去不得,那有鬼怪,青面獠牙的,这个不大的山村被这件事儿,撬开了锅。

林场里小广场的凉亭之中,几位老人懒洋洋唠着家常,听说没,老陈头撞了邪了,什么,老陈头中邪了,挺好的一个老头,怎么了?挺可怜的,哎!说话的老人用手使劲拍了下大腿,一个长着猥琐的老头,手上有一块拳头大白色的斑点,身穿着灰色的中山装,是啊,多好的人,不是因为有些人能有今天病病殃殃的身体。是不是老李头儿。那个刚才说可怜的就是老李头,老李头騰一下站了起来。妈的,你个妈巴羔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老王头,有话说别憋着,老王头儿用手遮阳,望了望天,你和老陈头原先都是卫星林场的,70年文化大革命。。。。老李头突然脸色煞白,双手不断的搓着,别说了,那是那个年代的错,那个年代......声音小的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老王头洋洋得意望着吃了瘪的老李头,一群白眼狼,呵呵,一天天两眼望天,不正眼看人,我今天就让你们现行。。呵呵,他笑的很畅快,别提了好不,老李头哀求到,老王头,哈哈一笑,好吧就给你点面子。

老王头要说的就是在70年老陈头在卫星林场当生产主任,那时的人比较淳朴,因为老陈头上过几年私熟,有一点文化,为人热情,办事公道。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那个大锅饭横行的时代。自家是不能种粮的,但是山区的好处就凸显出来,树林茂密,地形复杂,是上山为匪的好地方。可是那个年代最少土匪早已缴的干净。大家都偷摸的在里村子10多里地的深山中开一块地,种一些资本主义的小粮食以裹腹。秋天夜半三更的时候,再到深山老林中收自己种的资本主义的小尾巴。如果让别人知道就地搞毁,还要戴高帽游街。打倒一切牛鬼蛇神,而人又与牛鬼蛇神一般。70年的冬天和文化大革命一样的寒冷逼人,老陈头爱好不多,就是喜欢下套猎取猎物,好在这一年雪比较大,山上的动物能吃食物不多,只能不断的往人类的居住地靠,老陈头在深山的地方下了10多个陷阱,也就是10多个套子,今天没有什么事儿,老陈头早早的起来,用小包装了几个窝头,就出了门了,在白白的雪地留下一个个脚印......今天运气不错,老陈头在中午时终于得到一只狍子,他扛着狍子步履蹒跚在齐腰深的雪中前行,心里美滋滋的,可以给家里加一顿肉了,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里,吃上肉那是多么美的一件事啊,他低头走着。天渐渐黑了下来。雪地闪着银光。夜空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老陈低着头顺着小路,往家里走大路万万不敢的,这万一让别人看到,又要挨批斗了,小路比较寂静,也没有人,大雪天谁又愿意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路呢?老陈头到了家已是半夜了,进了屋,他拿起刀就把狍子剥了皮,把肉放在盆里,老陈的媳妇话不多在旁边帮着忙活儿,老陈家旁有几个邻居,大家比较好,但是他们不会上山,老陈心善就说要把肉送给邻居让他们打打牙祭,老陈媳妇不让他送,意思家里五个孩子日子不好过,现在文化大革命这不是资本主义吗?老陈是个执拗的性子,认定的事绝不回头。

第二天,天还没亮老陈头就把肉给隔壁的老吴家,和老李家送去了,这个老李就是老李头。老李的父亲是一个勤快人,也好算计,家里祖上传下来几亩田地,本不多的肉送出去两个大腿也没有什么了,老陈媳妇没说什么只是叹着气。不知是福,是祸。之后国家划成分,老李头就成了地主阶级,这个山村不大,文化大革命之后,每次运动他成了积极参与分子,并不是他真心参与,而是全村就他一个地主阶级,不批斗他,还批斗谁呢?日子过得苦哈哈的,还没事就被拉出去批斗,想死的心都有了。

文化大革命却使村中的懒汉吕五最高兴,用他自己的话说,说过我的必须哭,骂过我的,必须笑着挨揍。没事儿就去老李家把老李头绑了,带上高帽游街。批斗美其名曰政治任务。这一天晚上,这几个闲汉没事儿又去找老李头家准备找点乐子。老李头和媳妇正准备吃饭,这几人又进了他家。他们喊着,打倒地主,冲进了老李家门,又一次进行翻箱倒柜,尽管他们这一年翻了7~8遍。还别说这次他们有了新的发现,就是老陈头给他家的肉。这一发现让他们十分兴奋,因为老套的批斗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兴趣。他们把老李头直接绑进了他们的革命委员会,这个革委会的房子是日本人侵华时建的狗圈的遗迹。也就是小鬼子养狗的地方,有很多累死的伐木工就被扔进了这里被狗给分食了,老人都传这里下面埋着不知多少的骨头。因为没有什么用处也没有人来,闲汉发现这个破旧的屋子就成了他们聚会的地方。

对老李头又打又骂了一晚上,最后老李头受不了说出是老陈头给他的肉。闲汉一听老陈头,有些迟疑。但是吕五两眼放光,娘的终有机会报复老陈头,让他不给我面子。这回一定要褪他一层皮。不能说这个吕五还是挺有领导才能,他大声道,我们要把革命进行到底,不管他是谁,我们就要革命进行到底。声音使这个破旧的小屋落下些灰尘。

吕五带着人准备了绳子,就向老陈家而去。第二日,吕五把老陈头五花大绑押到村头的石磨处,他派了两个闲汉抬着陈老头跪在石磨之上,又用白纸糊的有一米五的高帽戴在老陈头的头上。在其上面写上“打倒反革命”,帽子下的老陈头儿的头发已被剃了一半留一半,这就是阴阳头。同时用破鞋挂在脖颈儿上。后面是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反革命头子陈佳峰”,又划了好多红色的叉。陈老头的两手也不知什么时候用墨水,还是黑油漆涂黑,称为“反革命黑手”。吕五在批斗中让陈老头始终都要弯着腰低着头,并大声宣讲他的罪状,之后带领台上台下的人振臂高呼“打倒陈佳峰”或“砸烂陈佳峰狗头”,更甚者要用火烧油煎等口号。最后当然高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吕五喊一句口号,闲汉就用手把被陈老头的头往下按。那高高的帽子也一点一点的,磨台下的孩子们的欢呼。最后吕五还给陈老头一个“喷气式”。“喷气式”即将要批斗的陈老头拉上台去,身体折成90度,两腿绷直,双臂平伸,做喷气式飞机状。无论多长时间,不准喝水,不准解手,更不准直立身体。据说,这宝贵经验是从首善之区传到全国的,刚开始批斗文化部的人的时候,有年迈者弯腰将双手贴膝,有聪明的造反派突发奇想,令被批斗者平伸双臂以增加难度。不料此举大受赞赏,并被冠以“喷气式”推广全国。最后吕五总结要对有这种资本主义思想者批死,批臭。最后还要踩上一万脚,让其一辈子不得翻身。就这样陈老头被有心者陷害,被批斗了整整2天。当把陈老头抬回家时早已出气多进气少了。陈老头哪受过这样的侮辱,而且是无辜受斗,同时在批斗中又挨了不少拳脚,一股气冲上大脑昏迷不醒。吕五开始没有当回事,可是陈老头一天一夜也没有醒,他有些害怕了,因为毕竟大家都在一个村,所以让两个人抬回了家。这已经批斗之后的三天了。老陈太太只能偷偷咒骂着这该死的吕五。因为村子没有大夫,只好收拾自己家有的一百多块钱,领着大儿子用拉车送到了小火车站,一天之后送到了县里的医院。老陈在医院过了一天才醒过来,但是腿以下都没有知觉了,医生对老陈的老婆说,因为病人急火攻心,伴着突发脑血栓,引起脑淤血,压迫神经。以后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老陈太太默默忍受着,安慰自己的儿子。一天后,老陈太太把老陈头拉回了家……

老陈瘫倒在床,每日呻吟着,天皇老子大骂,要向如来佛去喊冤,那些亏了心的人都不敢去那胡同转悠,一晃 0年过去了,可生命顽强的老陈还活着,他的二儿子在镇上当了科长,常开轿车回来看看,最近老陈头有些疯迷了,认不出人,可是总喊着吕五,你不得好死!恶鬼来抓你了!老李你出来说句话,狍子肉是山上打的,我不是反革命,我忠于毛主席!一声声喊叫从干瘪的胸膛里嘶吼出来。声音在村庄的上空缠绕着,仿佛拍打每家每户的门,年轻人都不觉得什么,可那些老人们不知道为啥,都寝食不安,叨叨咕咕的吃不下饭,有人半夜总能在老陈头家门口看到幽灵一样的身影,佝偻的影子探头探脑,又慢慢散去,都说是鬼来勾老陈头去了,只是年底雪大,阎王给的路费不够,所以来迟些。

在阴恻气氛中,村里人过了大年,初一老陈的儿子开车回来了,拉满了米面和豆油,他没直接回家,而是代表挨家慰问退休老职工

,给老同志挨户拜年,瞎了眼的吕五 ,哆嗦着接过肉,胡须撅了半天、嗫喏着说不出一句话,两间破草房在寒风里千疮百孔,一张狍子皮成了不被冻死的保证,孩子,我,我, 我对不住你家,两行老泪顺着沟壑的脸颊留了下来,小陈攥着吕五的手,吕叔,当年的事也不全赖你们,你们去看看我爸吧,一个坑子泡出的娃子,多年老弟老兄,有啥说不开的。

初二晚上,老陈头躺在炕头,脸色灰黄,人干瘪成一具骨架,一口气进进出出,如风中灯火摇晃着,随时要熄灭,吕五来了,老李头来了,一屋子的老人,有些是当年整过老陈的,有些是一直同情他的,村里活着的老人基本都来了,吕五吃力的跪在床前,陈哥,我错了,我给你赔不是来了,呜 呜的哭开了,老李头捶着胸口,陈哥我不是人,你好心给我家送肉,我却出卖你,我不是人啊,陈哥啊,一屋子人如哭灵般嚎叫着,老陈模糊的意识在哭声里突然清晰了,睁开眼,挨个看着,“是回光返照啊”,老人们嘀咕着,“大家伙儿来看你了,老陈哥你是好人啊”

老陈淌着浑浊的泪,努力张了张嘴,嘶哑的挤出几个字:不是反革命 ,我不是啊......身子一栽,就此没了声息, 满脸皱纹仿佛此刻得到了满足,如熨烫般,都舒展开来,安详的脸上不见了多年的纠结,老陈安静的走了,他的心灵的痛苦早于尸体,在临终时化为灰烬,屋子里没人哭,没人叫,都默默站成一行,为一个好人送行,锅里的年肉飘着香气,远处传来狗叫和鞭炮的噼啪声,

窗外风大了,雪花扑打着窗子,像是敲打在心坎上,提醒人们荒唐的年代过去了,但谁都不应该把它忘却。

共 9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革之于中国,是一段绕不过去的岁月,阶级为纲的扩大化,让家国破败,风雨飘摇,那些荒唐的、盲目的崇拜,那些口号和皮带,那些大字报和红袖标,都如刺眼的匕首,扎在人们记忆深处,大潮翻滚人如鱼虾,当年热火朝天自以为的忠诚,在今天看来如一幕一幕闹剧,泯灭了人性,粉碎了道德,最近社会有一句话,不是广场舞的老人变坏了,是当年红卫兵变老了,一句戏言搅起那岁月最深的回忆,历史早已盖棺定论,文革是一场浩劫,读了作者的小说,更让人深思,出于小说情节的完整性故事性,突出对那段历史的拷问,编者给予适当补充,不当之处请谅解。感谢赐稿【丁香 黑水白鱼】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心血管堵塞吃通心络能疏通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他达拉非片每日一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