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青少年民族团结教育座谈会在呼和浩特举行敖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01:2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少年影视歌培训行业透视:出专辑被坑十多万

漫画:冯大美

几近是一夜之间,以豆豆、袁雪儿、“土豆”、“胡奥”、徐黄丽为代表的深圳青少年们,在全国影视歌界掀起了一股青春风暴。

这里面既有豆豆这样的天才少女歌手,也有徐黄丽这样的拍摄剧集最多的童星。他们的成功,让愈来愈多的家长开始意想到,并不是只有学钢琴、学小提琴才能够让孩子出人头地,进行影视歌的相关培训,不但能让孩子得到不一样的经历,同时还能一圆自己的星爸星妈梦。

因而近两年,在深圳这片土地上,产生了一条专为青少年们服务的影视歌产业链。本来这是一件好事,增进了文化的发展,然而由于所处行业其实不规范,这条产业链内鱼龙混杂,浑水捞钱者不少。

骗术 学费与师资不匹配

随着袁雪儿、“土豆”、徐黄丽等一大批小演员的扎堆出现,许多家长以这些小演员为目标,为自己的孩子建立了一个影视梦。通往圆梦的必经之道是培训中心,影视表演与声乐训练课程格外抢眼,前来报名的家长络绎不绝。

这两个课程,相较于其他培训课程,价格要贵许多。以声乐培训为例,大部分培训机构45分钟的课程收费在300元到500元之间,一些较有名气的声乐老师的课程,单节课费可高达上千元。而影视表演的收费则更高,普遍在500元以上。

费用高,是不是意味着孩子们在这里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教育的机会?暗访发现,很大部份培训机构师资欠缺,其实不具有很好的培训实力。以南山花园城附近某培训机构为例,其声乐训练课配备的老师多为刚出校门的学生,有些还不是科班出身。至于影视表演课,则更是“人材堪忧”。表演系、导演系等科班出身的老师寥寥无几,且多为刚毕业没几年的学生。

在培训机构工作的王小云(化名)告诉:“一般家长都有个盲从心理,比如你家的孩子去上了,那我家的孩子肯定也要去上。另外培训机构在给家长看的时候,大部分都会有夸大宣扬的手段,诸如我这里的老师都是中央音乐学院、中戏、北影的老师等等。很多家长对影视歌行业其实不了解,一听就觉得好,立马就交钱读了。”

骗术 用烂剧本赚大钱

师资气力的薄弱,直接致使孩子们得不到专业训练,有些时候还可能对孩子造成心身两重伤害。深圳本地知名音乐人张祖嘉认为,聘请其实不专业的声乐老师,有可能对变声期的孩子带来音质损害。“变声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如果练的方法正确,那末对孩子声乐的塑形、稳定性都是极好的,一样对嗓子的保护也格外重要。”张祖嘉说,如果不是专业出身,并且有着最少十年的执教经验,很难用合适的方式去给孩子的嗓子进行调理,“一旦没有正确使用嗓子,那末变声期结束后,这个孩子的嗓子也就废了。”

目前培训机构开设的影视表演课,通常都会主打这样的牌:“我们有自己的儿童剧制作部门,您的孩子学成后,我们可以为他量身定制角色。”对家长来说,让孩子学习影视表演的一个目的,就是可以在公然场合看到自己孩子的表演。但事实上,家长们对儿童剧本身的质量缺少判断能力,所以这其中又有了许多可乘之机。

“通常培训机构会花几千块钱,从一些专业的儿童剧团买一些不太成熟或弃之不用的剧本,给孩子们排戏。”从事培训行业已有5年的“球球”告知:“通常情况下,家长们为了给孩子争取到主要角色,还会额外地向培训机构支付一笔角色费,几千到数万元不等吧。”无论是声乐课还是影视课,目前深圳地区市场上的培训机构,都存在货不对板、偷工减料的问题。

骗术 出专辑被坑十多万

不但培训机构看到童星的盈利空间,一些文化公司、文化机构也打着各种各样的名义,疯狂圈钱。

张金明(化名)的女儿今年12岁,8岁那年开始在培训机构进行声乐训练,期间参加过一些小型的歌唱比赛。“我记得在去年,女儿参加完一个比赛后,当时在现场有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找到我,然后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某某文娱公司的艺术总监,他说你是不是谁谁谁的家长?我说是的。他说你们家孩子唱歌很有天赋,应当找专业的公司包装下,出张专辑。”

张金明当时没多斟酌,只是象征性地表示会考虑。“第二天,这个人又给我,说可以去他们公司看看,有专业的录音棚。”他一看,是不错,比较专业,一张翻唱专辑从录制到成品,8首歌500张要2万块钱。“我一想,也行,就算卖不掉,也可以给亲戚朋友们当做礼物,最主要是给孩子留个记念。”诸事敲定,交了钱。

本来以为只需要收专辑成品就行了,但烦恼却刚开始。“那以后,就以各种名义让我们交钱。比如说,专辑封面需要设计,要交个设计费,要照片,需要请专业团队拍摄,要交钱。另外,说你难得出张专辑,怎样也要拍个MV吧,又要交钱。”张金明说,“最后,一张专辑花了13万。”事实上,通过正规的渠道,7万块钱就可以出一张质量相当不错的专辑了。

骗术 拿到钱后人去楼空

文化公司有的靠出专辑赚钱,有的则靠举行活动赚钱。最近一两年,本地充斥着大量的提拔小主持人、提拔小歌手、提拔小演员的活动。

“这些活动最主要的圈钱手段,就是要家长交赞助费。”曾亲身参与组织策划过该类活动、但目前已辞职离开的李先生告知:“比如选小主持人,最后规定只有5个胜者,但有50个孩子报名,到底选谁呢?这个时候家长就要交赞助费了,不交孩子肯定是没戏了。赞助费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如果是一般的小活动,1两万就行。如果是比较正式的大活动,不但要给钱,还得找人,家长都想让自己家孩子上去。”

家长们心甘情愿掏钱,是由于活动的许诺十分诱人。比如,当了小主持后,就有机会上电视台主持节目;成了小演员后,就可以去某某剧组试镜。李先生说,大部分活动会兑现当初的许诺,但也有一些公司圈完钱就跑了。“有个文化公司,办了一个选小演员的活动,许诺前三名有机会去参演一部儿童电视剧。结果三个孩子的家长交了30万后,该公司带着三个孩子去了剧组一日游,并没演戏。更可气的是,公司以后给家长说,你们的孩子灵气不够,剧组决定临时更换演员。再过几天,等家长们去找公司负责人要个说法的时候,已人去楼空了。”

骗术 小角色能卖50万

青少年影视歌圈子也少不了中间人。在深圳,中间人通常和剧组或电视台的关系较好,知道那些剧组需要小演员,一旦确认适合的角色后,他们便会将信息发布给小演员的家长们,然后收取一定的费用,价格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硬汉奶爸》导演李奥说:“当时拍摄时,片中有几个小演员的角色,一些中间人找到我,问我这些角色卖不卖?并说钱不是问题。”对这类事情,李奥从来都是直接谢绝。但并不是所有导演都如李奥。在影视圈浸淫多年的叶子(化名)告诉:“前几年某大导拍灾害戏,有个戏份颇重的小角色,最后卖了50万。”

叶子说:“前两年,深圳本地有一个中间人,常常打着金龟子和央视少儿频道的旗号,在深圳忽悠。他说能让你的孩子上央视少儿节目,能和金龟子同场主持,然后以合影为证。许多家长头脑1热,想都不想,就把钱给了。”事后,这个中间人并未兑现诺言,许多家长互相联系后,才发现这人原来是骗子。“最多的一个家长被骗了10万块,总共有几十万吧。”叶子说。

本文由深圳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吃什么好
治筋骨疼痛的中药材有哪些
儿童止咳的用药安全吗
预防心绞痛吃什么药
膝关节有积液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