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代国那些年 第四五九章 轰然洞开

2019-10-19 02:54: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代国那些年 第四五九章 轰然洞开

“轰”的一声巨响,似乎连城墙上的城楼和两侧角楼都跟着晃了两晃。那枚“轰天雷”并没有直中目标,而是打在了整面城墙的偏左侧。火光迸射直中,整片整片的砖墙坍塌下来,连带着上边的士兵,一同摔进了城下那条火龙中。

那本是火龙烧得最旺的地方,熊熊烈火喷涌向天,犹如“龙头”高高抬起。此刻那大块砖墙砸下,倒将这火势压了一压,其后裸露出的城墙斑驳不堪,如同人被烧伤的面孔。

所有人都震惊了,不止城墙上的丰州军如此,就连城墙下的戎羯士兵也是同样。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这世上就有威力这般巨大的武器,甚至连走在最前拉着云梯的天马,也脚步微错,心起惧意。

韩枫右手按在暴雪的脖颈上,感觉到它的心跳也在方才那声巨响时漏跳了一拍。他拍了拍暴雪

,揶揄它也有怕的时候,同时左手则暗暗扶上了左胁。

那伤口虽已止血,但并没有痊愈。平日里觉不出来,但方才他为柳泉挡那床子弩射来的链子锤,用力过度,伤口又受了影响。

他这一扶在旁人眼中看去只当是意气风发地扶着腰,只有明溪看在眼中,痛在心里。她不由侧身轻问道:“怎么了?还好吗?”

韩枫强笑两声,道:“不碍事。但我只怕挡得住一下,挡不住第二次。”

明溪眼光闪烁,淡然笑道:“没关系。方才那箭射来,我已看出它的关键所在。接下来的箭,保它过不来。”

杜伦在旁也眯起了眼睛:“哈哈,小师姐,若要我帮忙你尽管讲。”

明溪嫣然一笑,道:“好啊。你也瞧出来了?”语罢,翻身下了马,道,“走,咱们先准备东西去。”

这时,第二枚“轰天雷”也已发射而出。这次那“轰天雷”正对准了城门上方,亦即兰辉与洪宇所在,倘若砸中,对方主帅一死,这北门基本便要易主。然而就在这时,对方的床子弩也动了。

床子弩动时,轰天雷已临近城墙上空,劲力虽盛但已现衰势,而那床子弩射出的箭劲力正足,两相碰撞,那“轰天雷”竟被带得往外飞去,在半空中便已炸开,碎片犹如晴日烟花散落而下,带着黑烟和火光,落在戎羯士兵之中。

巨大的气团在空中震开,震得士兵们站立不稳摔在地上,离得近的几人耳朵也被震得流出血来,不少人捂住双耳在地上翻来滚去,极是痛苦。

“再来!”韩枫看出那床子弩重装箭羽也要费时,忙命传令兵挥舞令旗,身后其余的投石车上也均放上了“轰天雷”和“子母雷”,然而不等投石车发射,忽听头顶“轰隆隆”一阵巨响,倾盆暴雨竟转瞬而至!

为了能够好好打这场攻城战,韩枫、柳泉、明溪、杜伦几人早就算好今日晴朗无云,就连风都是顺着他们而来的,怎么这时倒忽然下起了雨。抬头看去,只见攻城这边头顶乌云密布,但丰州城上空却是艳阳高照,很显然――这定是阵师的手段。

看来丰州城之所以没有请帝都的救兵来,仰仗的除了赵公新来的人马,更有这名还算厉害的阵师了。

韩枫摇了摇头,他如今一半希望寄托在明溪身上,另外一半则在骆行了!

在他的号令之下,虽然“轰天雷”、“子母雷”大半不能引爆,但还是尽皆投了出去。一时之间,丰州城上空如天降石雨,巨大的铁块将城墙砸的坑洼不平,让人防不胜防。而最让韩枫欣喜的是,一个巨大的“轰天雷”正砸在那床子弩上。那床子弩再结实,终究不过是木头所做,被这数十斤的大铁块砸中,绞轴顿时断裂开来,短时间是修不好了。

借着城墙上一阵混乱,韩枫旁的传令兵听命举起了一杆黑色的旗帜,猛然向前挥去。

“驾!”骆行一直等的便是此刻,他卷起长鞭在空中抽了一响,带着五十名西代士兵狂冲而出。

这五十名士兵都乘着天马,外边另有一百匹天马簇拥他们,让人乍一看去,便是一个马阵――而隐藏在人身蹄影之中的,则是巨大的攻城锤。那锤通身是用最坚硬的榉木制成,锤头部分则用寒铁包裹,造成锥尖,用以强冲城门。

与此同时,北代的大军之中有人吹响了号角,号角“呜呜”,那是总攻的号令。在柳泉的命令下,大半数的戎羯人奔涌向前,其中不乏巨大的冲车。

而就在人们的头顶,天色又变了。

风云变幻中,乌云南移,阳光逐渐照到了攻城士兵的身上,雨云则移到了丰州城的上方。

在这大雨中,本已渐渐熄灭的城下火龙终于化为乌有,白烟滚滚,露出其后黝黑色的城墙。

大雨滂沱,所有人都湿寒交加,但为了能够获得胜利,甚至没多少人感受到手脚传来的冰冷。城墙上的丰州兵已经不再看都统的旗帜了,他们发了疯一样,将身旁的擂石、火油往下扔去。箭落如雨中,天马与戎羯人的血流在一处,但那红很快就被大雨稀释,晕染开来。

骆行手舞铁盾护住头脸,拼命催马。这是他千载难逢的建功良机,冲破城门的**超过了他平日对于死的恐惧,眼见城门在望,他昂首大呼:“走!”西代士兵们顿时从中分为两列,带马依次从两旁分开,只剩攻城锤在巨大车轮的驱动下,毫不减速地往前撞去。

到了这时,丰州城上的人已经再无办法拦下那攻城锤,只能眼睁睁地看它冲进了北门门洞。

而后,是“轰”的一声巨响。就在同一刹那,高高耸起的云梯也已架设到位。云梯带着可怖的阴影往城墙上搭去,宽阔的梯面足以让二三人同时攀登,天马的力量则保证它不会颠覆。

“接刃战要开始了!”城墙上,一直没怎么动过的蓝色军旗终于挥舞起来,两名都统各自抽出自己的腰刀来。

城下,被洞穿的城门之后,并没有露出道路。

二十四柄尖刀闪烁着寒光正对门洞,将大门塞得严严实实。

那是守城利器――塞门刀车!

梧州治疗男科医院

大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莱芜治疗盆腔炎费用

梧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大连治疗白癜风医院

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小孩总是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幼儿流鼻血
快速止鼻血的方法小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