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桑兰丈夫不想生活在仇恨里没必要和媒体结梁子

2019-03-26 13:10: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们并不想上头条,我们只想要平静的生活,但是这平静,现在被打破了。”

“您好,这两天都没怎样带孩子,这事牵扯了太多时间和精力,实在抱歉,如果有空再联系吧。”29日上午,桑兰的丈夫黄健接到华西都市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后,短信这样回复。晚间,他抽空接受了这次预约的专访,并针对日前有媒体关于《桑兰摔伤真相调查》的报导作出回应。

以下为采访实录:

华西都市报:我们注意到28日更新的桑兰个人微博上,有“上法庭”的说法抗流行性感冒病毒药物,这是否意味着你们这次将把相关媒体告上法庭?

黄健:首先我必须告知大家一个事实,自打这则报道出来以后,我们平静的生活被完全打乱了,这是非常不人道的。我们受到了伤害,那末这个报导的出处,和转载的媒体,都应该负一定责任吧?固然,目前我和桑兰是在表明姿态,我们保存和相关人等法庭见的这类可能性。实在不行,就只能法律解决。

华西都市报:能说说桑兰的生活近况吗?

黄健:本来挺好,但最近挺糟的。和前些年相比,自我们与保险公司和解之后,生活状况的确得到了极大改良,现在康复理疗和药物的费用宝宝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都是保险公司在付,而且我们不用像之前那样跑到美国去一趟,把包括尿片在内的物品弄一个小仓库来存储。在国内的康复理疗,我们可以在条件更好的私立医院里进行,方便多了。但是最近这件事确切挺烦心的,唉,潘朵拉的盒子又打开了——但我们是被动的,我和桑兰这些年来一直有一个信条,那就是“不想上媒体沾上唾沫星子”,结果真没想到宫颈炎怎么治疗好,他们又把多年前的事情翻出来了……

华西都市报:在桑兰个人微博的所有反击证据当中,您现在是不是想强调其中的一些?

黄健:没有,不用强调。这件事情,2013年的时候就应当结束了,当时美国的法庭认为这案子已经过了追诉期,那么很遗憾,只能撤诉。我这些年都成了美国法律通了,设一个追诉期,其实就是美国法律的一种理念——不希望当事双方长时间生活在相互的痛恨里,这是有道理的。我和桑兰也不想生活在仇恨里,先别说那条《真相调查》和我们的证据到底谁更客观,我只想说,那么多年前的视频截图,现在拿出来还有什么意义?对我们来说,即便那视频对我们有益,在法律上讲也帮不了我们甚么了。这里我还得提示一下大家,要想真正了解这桩案子,你们有空可以上桑兰微博去看看我们提供的证据,今晚还会有更新,我们会质疑那个报导者。

华西都市报:说到报道,您现在还有甚么想说的?

黄健:新华社今天接受了其他媒体的采访,他们的态度我们是欢迎的,他们说得对,这是一个持续性的新闻追踪。但是有一点我还想问:报导本身,真正做到了客观和公正了吗?昨天我和桑兰在聊天,还说起:其实我们真没必要和相关媒体结这个梁子,当年桑兰失事的时候,新华社的老记者赶到美国去采访,然后引发全国的媒体追踪或转载,客观上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出乎我们的预感,真的是我和桑兰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华西都市报:对很多网友的评论,您想说点甚么吗?

黄健:事实上,拜托大家的关心,我和桑兰现在过得很不错,可以说小康生活,满足了。可是有一点我想强调一下——我们并不想上头条,我们只想要平静的生活,但是这平静,现在被打破了。

华西都市报记者贾知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