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人民网赵州梨汁危机中再埋伏笔地方长焦

2019-09-23 09:1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注册外资曾达460万美元、有着丰富资源优势支撑、成品饮品曾走进人民大会堂的河北赵县“一洲梨汁”厂,在走完长达两年多的破产之路后,终于以680万元人民币被拍卖。是什么原因使这个曾经辉煌的企业坍塌如此之快,冷库中从石家庄能排到北京的一箱箱雪梨未来会怎样?  就在2004年春天悄然而至的时候,在全国闻名的雪花梨之乡河北省赵县,曾把梨的文章做得红红火火的“一洲梨汁”厂,在走完长达两年多的破产之路后,终于一锤定音:以680万元人民币被拍卖。至此,对这个从辉煌到没落、再到衰败企业的纷纭评说,似乎应该划上句号了。然而,这个仅注册外资就达460万美元、成立不到10年、背后有着丰富资源优势支撑、产品曾走进人民大会堂的合资企业,为什么会衰败?这个地方政府大力支持、有高品质原料为依托的企业,为什么会走到破产境地?梨乡关于梨的文章今后该怎样去做?数日的采访,试图探究到了问题的答案。  赵县“一洲梨汁”厂的前身是石家庄市葡萄糖厂,是老国有中小企业。1993年,香港一洲集团中国发展部的一位负责人在石家庄市考察投资环境时,无意中发现了这里丰富的雪梨资源。经过反复协商,于1993年8月与地处赵县的石家庄市葡萄糖厂合资兴建了占地3.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万平方米的宏大厂区。当时外资一次性注入的资金就达460万美元。从此“一洲梨汁”厂成为梨乡人们要做好雪梨文章的希望。基于当时雄厚的资金实力,公司成立之初就引进了国内一流的全自动制罐生产线和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榨汁设备及自动罐装生产线。与此同时,如何解决梨汁原浆榨汁过程中褐变问题的科学实验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不久,一个个好消息接踵而来:最令专家头痛的“褐变”问题在国内首次被解决;梨汁配以东南亚名贵燕窝和美国的西洋参,通过独特的加工工艺制成了高级保健饮料,这种饮品还填补了我国无保健型天然饮品的空白。  然而,这种高档饮品问世的同时,也埋下了它因难上百姓餐桌而无法走得更远的伏笔―――“一洲梨汁”因其名贵的配料,将自己定位在了极其高端的“不胜寒”地带。  1994年,红火投产的“一洲梨汁”  厂分别与韩国、日本等许多国家签订了梨汁原浆及产品包销合同,这些合同的签订无疑又让雪梨之乡的人们再次“得意”了一把,因为产品有了销路就意味着他们有了收入,在梨园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从没想到靠梨来钱会这么容易的梨乡人真的陶醉了。  危机在陶醉中埋下伏笔。陶醉之中他们忘记了将自己的产品申请专利,忘记了守着雪梨的乡亲们是否需要了解梨汁饮品到底对人有多大的好处,更没有思考自己出口的绝大多数产品仅仅是雪梨的原始产品―――梨汁原浆。在产品不愁销售的几年中,该厂没做过有计划、有规模的广告宣传和产品推广,以至于后来产品出现积压时,也只想到了在本地区的站上发出了“求卖”的简短广告。时至今日,就连生活在梨乡的许多人仍不知道“一洲梨汁”曾进过人民大会堂;仍不知道梨汁所具有的清心润肺、化痰止咳、解酒解毒、助消化的诸多功效;至于赵州雪梨1700多年的栽培历史更是知者寥寥。  对品牌的淡漠和市场营销缺位终于使“一洲梨汁”过早走向衰亡。由于产品的定位、营销以及品牌宣传等存在一系列问题,没有人珍视产品闯市场的制胜法宝―――专利,产品的产业化问题被忽视,1996年,红火了近4年的“梨汁”厂在亚洲金融危机来临时难以招架。由于事先毫无准备,面对日、韩等国突然与该厂终止包销合同,“一洲梨汁”措手不及了,俏销产品一夜之间变成了积压货。面对这些积压的梨汁原浆,不少过惯了“富足”日子的职工和企业负责人,面对成百万的过期原浆被全部倒掉,甚至麻木不仁。终于因为交不起电费,冷库里大量的产品全都成为废品。到正式停产时,国有资产已经流失了近千万。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如果这个企业是个人的、是股份的,绝不会是今天的结果”。  人们常说“品牌成就企业的未来”,而“一洲梨汁”无疑成了这一命题的反例。这让人不由想起河北境内与“一洲梨汁”同是出身老国企的品牌―――那个蜚声中外、备受国人关爱的“露露”。初闯市场时,资金远比不上“一洲梨汁”雄厚的“露露”硬是靠着几十万元贷款打广告,从一文不名打出了一个能一路走好的品牌。如今的“露露”人都说,除了产品所具备的优良品质外,那几十万元的广告贷款,成了他们占有市场份额并持续发展的敲门砖。遗憾的是,在这一攻略中,“一洲梨汁”徒有资金开路、优质产品支撑仍走向失败。采访中了解到,机制的问题是该企业无法生存的“催变剂”。如此上规模投资的企业轰然倒闭,其中原由,决非一句“机制有问题”所能包括。与“露露”机制灵活的股份制集团公司相比,“一洲梨汁”的僵化落后管理模式,无疑在激烈的饮品市场竞争中显现了“没有感、企业职工风险共担意识差”等诸多方面的弱势。这些弱点最终演变为企业抗压过程中的一个个“管涌”,维护企业前进的大坝就这样坍塌了。  拥有全国最大梨园种植面积的梨乡,还能不能再续“梨汁”前缘?冷库中从石家庄能排到北京的一箱箱雪梨的未来该怎样?在当地政府的多方协调下,梨汁厂又有了新的主人。可无论怎样,梨汁何时上路?一路可否走好?我们仍在关注。《市场报》(2004年04月23日第三版)

  字号【大中小】【关闭窗口】

  热门评论文章

  更多...请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人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您在人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有权在站内转载或引用。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或人民络中心反映。关键词:

拉肚子有什么原因
孩子厌食吃什么药
治疗腹胀的中药配方
儿童健脾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