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灵王朝第三三四章不得了的野猪精

2020-01-22 19:3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灵王朝 第三三四章:不得了的野猪精

黑色的猪毛稀疏,可以看清其中的皮色。一双猩红的眼瞳紧紧地盯看着庄邪,手中战斧牢牢紧握。

咻的一声,皮皮飞身来到庄邪的身旁,目光流露着一抹警惕,低声提醒道:“小心,这个野猪精已经化为原形,看来是要拿出全力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妖气,无影无形,可若在庄邪眼中却是能清楚的看到周遭荡漾而开浅色波动。

“中等妖孽,究竟有多厉害,我倒是想要领教一番了。”身后的双翼扇动着,庄邪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冷笑。他虽然很清楚,若是全力进攻,自己应当是没有半点胜算,但毕竟身旁还有皮皮狐,因此倒是可以有一搏的希望。

“修为如此浅薄的人族,你若再敢上前半步,我就杀了你。”

看到一个猪头口出人语,庄邪的脑中顿时一片混乱。他的模样显然是个妖兽的形态,但还没有一个妖兽能够说人语的。

但见这野猪精的身后,柳若无痕已是一抖衣袍,飞步离去,皮皮呲牙咧嘴,便欲要朝前冲去,但见一道金色的电光在夜空上更外的醒目,却听一声破风的呼啸,一柄巨斧直斩而来,强劲的妖气在刹那间席卷而出,尽是将皮皮猛地弹开!

凌空弹梭了丈许之远,皮皮目光恶狠狠地盯向那逃之夭夭的柳若无痕,脸上充满了愤怒。

但妖与人相同,一个境界的差距,更多的时候便是天与地的差别,即便是此等和中等的差距,也几乎让得皮皮面对这黑猪精的时候,全然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让我来!”庄邪一声低喝,双脚凌空震气,整个身子如弹弓般急掠了出去,两指间灵力与妖气在一瞬间交融,化作一道巨大的黑色剑影,直轰而出。

当庄邪体内的妖气展露而出之时,那野猪精的眼瞳也是略微放大的几分,它似乎很惊讶,惊讶一个凡人如何能够拥有妖气,毕竟妖气可是无法炼化的。

只有一种可能,庄邪也是妖!

心头的疑惑并没有干扰到野猪精,它双蹄一顿,抬起手来将战斧格挡在身前,但见黑色的剑气冲击而去竟是如水柱轰击钢板一般,绽裂而开,而就在剑气顿消的那一刹那,庄邪顿觉胸膛一阵刺痛,那野猪精的蹄子直接打在了他的胸口之上,烙下了一块足印,一口鲜血喷出,他整个人向下击落,穿过黑瓦的屋檐,掉入一户民宅之中。

啊的一声尖叫,名宅内烛光点亮,庄邪的视线之内,有锅碗瓢盆敲击而来,他眉头一蹙,方才从昏昏沉沉间缓过身来,体内灵力一阵抖转,飞天而起。

断裂的断骨在肺腔间摩擦着,如针刺般的疼痛,让得他身形隐隐抽动。鲜血止不住的从嘴角滑落,望着面前的野猪精,他当下也是觉得无计可施。

如今的他已经达到了灵师后期的境界,即便整个王朝境内的年轻一辈,他也全然排得上前列。但面对这个中等妖孽之时,竟是伤及不了它半寸毫毛。这还仅仅只是中等的妖孽,若是进入妖域之后,那可是有更加强大的妖存在。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没有谁能够真正抵挡得住这些妖的强大了。

猪鼻之下的嘴咧起高高的弧度,对于庄邪,野猪精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虽然方才刹那间展露出来的妖气令得他顿然有些恍惚,但交手下来也是不难发现,庄邪的妖气虽然精纯,但道行却是差之千里,甚至连次等妖孽的实力都未达到。

“可恶啊!”皮皮狐一声怒吼,瞬间化作了狐狸的形态,朝着野猪精狂奔而去,妖气萦绕在他的周身,泛起淡淡的光晕,可他的身形丝毫还未靠近野猪精,便见一声哼唧,那野猪精手中战斧一扫,半空之上顿然被划出一道半月形的光影,鲜血喷射而起,皮皮狐的身上竟是被砍出了一道拇指深浅的裂口。

他身上的妖气如流沙般消失着,很快已不足以让他踏足虚空。伴随身形向下坠落,皮皮狐依旧咬着牙,强劲抖转体内所剩无几的妖气,好半空飞身而去。

“我要救小玉儿!我要救出小玉儿!”

他咆哮着,稚嫩的声线在这一刻充满了狂野和粗矿,伴随一道金光闪烁在他的周身,那本娇小的狐身竟是在此刻不断的膨胀,最后竟是达到一个堪比小筑一般的体积。

面对身形膨胀到此的皮皮,野猪精依旧动也没有动一下,似乎对于这样变化的形态极为不屑。

“不自量力的小狐妖。”野猪精冷冷发出了笑声,但见下一刻,那通体金光的皮皮狐朝它狂冲而去,口中带着嘶吼声,即刻闪掠至野猪精的面前。

汹涌的妖气在一瞬间凝聚在他的爪锋之上,直劈而下,数道肉眼清晰可见的金光在住野猪精的身前稍纵即逝,但听呛的一声响动,火星飞溅四面,野猪精猩红的眼瞳一阵放大,顿然爆发出一声嘶吼,嘶吼声中,他的巨斧已然扫荡了出去,又是在皮皮狐的身躯之上砍出了一道血口。

本就经历过与柳若无痕交手的惨痛失利,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他尚未恢复便又与比他高等级的妖孽对决,这几乎让得他脆弱得像根发丝,伴随猪蹄飞踢而来,嘣得一响,他从半空坠落而下,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几乎一个不大不小,半丈方圆的土坑。

“狐狸!”庄邪猛然一怔没想到这狐狸妖孽尽是败得如此迅速,败得如此没有还手的余地,但见光芒之中他的身形不断缩小,最后化为了原样。

庄邪斜看了一眼野猪精,但听他轻轻一笑,便是道:“回去吧,即便你俩加在一起,也丝毫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冒着生死危险呢?”

深深吸了口气,庄邪心下有着不安。但也许是因为阅历的不断累积,他的心智也逐渐变得成熟。理智是成熟的另一种写照,所以在当下的情势,庄邪选择了妥协,展身飞向地面之上,望着沾满鲜血的狐狸,也是淡淡地叹了口气。

野猪精见他如此识相,心下也不在有着杀念之心,旋即化作一道黑风,消失在天际之上。

地面之上,庄邪望着这只受伤的小狐狸,但见他身躯抽动间还不断朝着庄邪呐喊道:“快去追呀!救出小玉儿!否则等我恢复一定咬死你!”

此时此刻,但见腰间金光一闪,许久沉静在缄默之中的栓仙绳,忽然在他心底传音道:“这小狐狸对小玉儿情深意重,奴家实在看不下去,我们帮帮他吧?”

“如何帮得起,你也知道刚才那个野猪精有多厉害。它说得并没有错,即便我与这狐狸联合出手,也未必能够胜得过他。”庄邪回音道。

“小玉儿!我的小玉儿!”皮皮狐忽然哭喊了起来,声音很大,让得周遭的房屋接二连三的亮起烛灯。臭骂之声此起彼伏。

“什么不追上去,为什么要把他放走,为什么不愿意救小玉儿!”他齿牙咧嘴地说了一通。

庄邪面露难色,他何尝不想帮助这只小狐狸去营救他的伙伴,但方才那野猪精的出现,强大的实力一展无遗,面对这样的妖孽,庄邪即便是浑身解数,恐怕也无法撼动他一步。

晶莹的泪珠瞬间脸颊滑落,皮皮狐低呜呜无力的哭喊着,变回人形之后的它一遍遍的用手在地上摩擦着。

“你不必这样,这样能够解决什么呢?”

他自然也是明白庄邪的话,但心中那种不甘的情绪却是难以掩盖下去。忽然他眼珠一双,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庄邪:“你们要去妖域对不对?带我去,带我去好不好?”

庄邪静静地看着他,眉头微微一蹙:“你是妖,如何能够和我们一起,再则说来,我的师兄弟们知道了,也定不会同意的?”

“不!我会伪装起来,伪装得很好,不会让你的同伴看出来的。你就让我跟你们一起吧,我是妖,有妖的敏感,也懂妖语,一定也能帮到你们什么。所以就带我一起,我只要救出小玉儿之后,就会走!”皮皮狐眼中流动泪光道。

庄邪听着他的话,仔细的想了想,也是觉得有些道理,肃然地朝他点了点头:“带你走可以,但你必须要听从我的指令,不能擅自行动,知道么?”

“好,我可以听你的,但是我也要有去救小玉儿的时间。”皮皮狐道。

庄邪眯着眼,暗自思索了半刻,也是点了点头:“我会想办法,帮助你一起去就救你的小玉儿,但前提是不要着急,一切要见机行事,有计划的去执行。”

庄邪十分清楚,无论妖兽还是妖,离不开的就是狂躁的本性,而他们现在所执行的任务是极其考验小心谨慎,部署的周密和计划的。

“好,我答应你。”

听着皮皮狐的话,看着他目光真诚的神色,庄邪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旋即站起身来,便领着他往客栈的方向走去。(未完待续。)

名山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在线预约
癫痫病如何治疗
泰安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南京有妇科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