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纨绔邪皇 二二二章 三杯足矣(第三更)

2019-12-04 14:47: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纨绔邪皇 二二二章 三杯足矣(第三更)

同一时间,在咸阳宫内御书房,天圣帝放下了手中绣衣卫的奏章。面上含笑,似激赏,又似欣慰。

“朝天,去给朕去拿壶酒来!”

他语气不容置疑,可米朝天闻言后却仅只白眉微扬,身躯纹丝未动:“陛下你饮不得酒。”

不但喝不得酒,便是那些荤腥之物,每日也最好是限量。否则那旧伤每发作一次,便减寿一载――

“只是浅酌而已,三杯足够。”

天圣帝莞尔,抬手指了指身前的奏章:“看到这样的好消息,岂能不饮上一杯,以示庆贺?”

米朝天面无表情的扫了那御案一眼,而后轻声一叹,镇重其事的问;“果是三杯?”

“三杯足矣,待朕与冲儿都大仇得报,再喝个大醉不迟!”

天圣帝笑出了声,竟是气度爽朗豪迈似少年之时,又感叹道:“葵儿她如地下有灵,此时真不知会是怎样的高兴。”

米朝天微微动容,不过却又一声冷哼:“陛下能三杯满足就好,可不要得寸进尺了。”

至于那‘大醉不迟’,米朝天只当没听见,那除非是他不在了。

书房之外自有服侍的太监宫女,故而米朝天只是走出门吩咐了一声,就又转回了书房。

而后就见天圣帝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敲打着书案,直到许久之后,那酒被送到了他案前,天圣帝才回过了神:“武阳嬴氏重创,天庭实力大减。朝天,接下来这一步,你说朕该怎么走才好?”

米朝天心知其意,费惊神与张太玄二人之死,固然是使绣衣卫那边压力大减。可接下来天圣帝的每一步,仍不可行差踏错,只有如此,才能挽狂澜于既倒。

也只有他们这些,身处大秦风暴中心之人,才可深深体会,这次安国公大人,为天圣帝带来了怎样的惊喜。

双方的势力胶着,如今每一个筹码的增减变化,都可左右天平。而新近崛起的安国嬴,无疑是份量十足,可以左右大局。

至于天圣帝的询问,他却不怎么在意,这位其实早已有定见,无需他来置喙。

“建言献策,陛下该问刘雪岩刘先生才是。”

虽是这么说着,可米朝天接着就又道出了‘不过’二字:“不过奴婢以为,武阳嬴氏既已被安国公大人重创至此。那么这个在宛州的钉子,无论如何都该顺势拔了才是!”

宛州紧邻雍,扼北部诸州之咽喉,有良田一百三十万倾,民户二百余万,可供养大军六十个镇。

无论从何种意义而言,此地都至关重要。

“武阳嬴氏么?”

天圣帝不置可否的一声呢喃,而后就手端着酒杯,冷冷笑了起来:“那个老东西,他也有今日――”

那语中浓郁道化不开的恨意,竟令这烧着火盆的御书房,气氛仿如寒冬。

米朝天抬眼看了天圣帝一眼,就又重新阖上,毫无意外。

向葵儿是天圣帝至今为止唯一挚爱所生,也是他最喜爱也最欣赏的孩子。正因此故,陛下对那嬴弃疾深通恶绝。

天庭与武阳嬴氏之间先顾何者,米朝天根本不用去细想,就能回答。

陛下他等这一天,实在太久太久,久到连他也不忍拂逆。

――哪怕明知那天庭更为危险,近日在暗中的动作也更频繁。

“那就是武阳嬴!”

天圣帝将这杯酒,缓缓倒在了身前,这是祭他的葵儿――

而后天圣帝的脸上,又现出了笑意:“米伴伴放心,朕知轻重。且这一次,可能都用不到朕出手。冲儿他可是从小到大,都不曾让朕失望过。”

※※※※当嬴冲再次恢复意识,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他的那辆飞车里,

一睁开眼,那边嬴月儿就已察觉,回过头眼神怪怪的笑着:“醒来啦?恭喜了,拼命三郎,新年以来第一次哦?”

嬴冲不由无语,想起了去年自己昏迷高达四次的经历。不由暗暗磨牙,下定了决心,这一年绝不能落到如去年那样不堪的地步。

“说的什么怪话?”

一声轻哼,嬴冲转而扫视着周围。发现这车内,就只有月儿,小小还有九月三人在。

小小在猛吃着东西,月儿眼神冷讽,只有九月脸上带着几分关切。

嬴冲顿觉心寒,转而去看自己的伤势:“我昏迷了几天?这里是到了何地?”

仔细看伤之后,嬴冲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这摸样还真是有些凄惨。

接下来几天就是他大婚之期,到那天自己多半恢复不了。他怀疑那天自己能不能有力气完成房事,都是个问题。

“已经整整三天了!如今已快到了复郡地界,”

嬴月儿继续冷着声音道:“涂山瑶是古时远近闻名的名医,可便是她,也用了整整三天,价值至少四万金的药材,才把救醒过来。还要加上几滴广成灵露――”

“确实是名医,佩服!佩服!”

嬴冲微微颔首,赞叹有加。他也看到了,自己身上这伤确实有点不一般。被嬴唯我捅出来的几个洞,自然是属于重伤的范畴,可其实他的体内,也早已在与嬴唯我的交锋中千疮百孔,一身经络几乎寸寸碎裂。

错非是由涂山瑶这样的名医,他说不定又要断个一两条武脉。

嬴月儿见他惫懒的模样,顿时气结,直接就一个枕头砸了过来。

嬴冲也知过火了,当下忙又支开了话题:“对了?我那仙姨呢。她在那里?”

说起广成灵露,他就想起了母亲的那位师姐虞云仙。这东西,也只有他那位仙姨才有,

九月则先是楞了楞,才想到这位口里所谓的‘仙姨’,必定就是几日前出手的那位权天境。

“你是说那位出自广成一脉的那位太乙真仙?当日她将那人击退之后,就已悄然离去了,并未与我等见面。只遥空给了你几滴广成仙露,助你恢复了伤势。这位倒是颇有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风范――”

说到这后一句,九月的语中不禁透出几分讽意。她现在是受天地之制,实力大不如前。

当年在生之时,她妇好可也是堂堂皇天位来着,甚至半只脚踏入了帝天位,在道门中可算是大罗金仙!

“她是不愿见我。”

嬴冲苦笑了一声后

,就继续打探着消息:“光明神教那边究竟怎样了,元机丹最后落到谁的手里?”

嬴月儿懒得答他,最后还是九月为他解惑道:“此事我不太清楚,不过听郭嘉先生与张义总管议论。光明神教虽有我安国府之助,可最终仍未曾得手。那枚元机丹,最后落入一位名叫萧远山的玄天武修之手。还有这一战,战况颇为惨烈。光是天位,至少就死伤了六十余人。”(未完待续。)

安徽省立医院预约挂号

海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贵阳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唐山妇科医院

陆川县妇幼保健院

治疗急性腹泻的药物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是什么药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治疗急性腹泻的药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