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终末之龙 第一百五十四章 难得的信任

2019-10-12 19:19: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一百五十四章 难得的信任

达顿向斯科特伸出一只摊开的手,掌心有一块小小的碎石。

“这是……某种宝石?”斯科特猜测着,半透明的碎石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像是某种水晶。

“驯鹿石。”达顿向他解释,“斯奥在焚化那些尸体时,从好几个人的靴子里发现这种石头的碎片。”

那些被斯科特击倒的不死生物被野蛮人收殓。无论他们的身体被驱使着做了什么,他们本身是无辜的。按照野蛮人的习俗,他们的尸体被焚烧成灰,洒在大地上,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所侵扰。他们的力量将回归大地,被新的生命所继承,而他们的灵魂将加入祖先的行列,永远守护着家园――至少,从前是这样的。

作为萨满,斯奥负责将那些人送归大地的仪式。他们**着消失在火焰之中,正如诞生之时,他们的遗物通常由家人继承,但这些人里,只有少数几个的家人身在营地之中。斯奥在收拾那些无人领去的遗物时,发现了这些漂亮的碎石。

驯鹿石是一种稀少的宝石,女人们偶尔能在从巨人之脊流出河水和溪流中捡到这种石头作为饰品,但野蛮人从不会到巨人之脊的群山中开采它,他们不是矮人,敲石头不是他们的爱好,况且他们相信巨人之脊是由巨人们倒下的尸体化成的

,他们可不会为了某种只能用来做装饰的石头而在自己的始祖的尸体上敲敲打打。

现在是冬季,所有的水都停止了流动,唯一有可能让这些碎石落入死者们的靴子里的地方,是巨人之脊山脚下的洞穴,野蛮人们几千年前居住过的地方。而斯奥在年轻时去过那些洞穴,倾听祖先的声音,在他的记忆中,从那些死者来时的方向上,只有一处,他曾见过那粉红色的矿脉,分散在相距不远的两三个洞穴里。

“我们会派人去查探。”达顿说,“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人类的法师――虽然有人说他们其实并不是人类,而是魔鬼变成了人类的样子。”

“不……他们就是人类。”想起图伦的指责,斯科特不自在地搓了搓手,尽管他一点也不冷,“他们被叫做死灵法师,即使在人类之中,也从来不受欢迎……所以才会远远地躲到这里来。”

达顿点点头:“我知道,一直有人躲在巨人之脊,但他们非常狡猾,很难寻找,却也从来没有危害到我们。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拥有这样的力量,但我们不可能退缩――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家,我们会消灭他们,赶走他们,让他们永远也不敢再踏上冰原一步。”

斯科特沉默了一会儿,他赞同达顿的话,但他担心达顿并不明白他们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黑暗中还隐藏着多少不死生物,而死灵法师们新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他考虑了片刻才谨慎地开口:“我在卡斯丹森林见过冬狼部落的首领,图伦。他是个年轻而勇敢的战士,但他选择了逃离家园。”

“是的,邦普告诉过我,图伦带着一些他们部落的幸存者住在人类的森林里,而你帮助了他们。”达顿说,“我不能责备那个年轻人,冬狼部落是目前为止唯一与那些魔鬼和怪物交战过的部落,我知道他们伤亡惨重,图伦的父亲也因此而死,而他甚至不知道那些死者是不是也变成了怪物。他的族人所剩不多,这对他来说也是十分艰难的选择。我曾派人告诉他,奔鹿部落愿意为他提供帮助,但是……很可惜,作为相邻的部落,奔鹿和冬狼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友好,我们都有亲人在对彼此的战斗中死去……因为这个,他大概不怎么相信我。”

世仇在任何种族中大概都是最难消弭的仇恨,斯科特对此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如果你是想告诉我这场战斗不会那么容易,相信我,孩子,我知道。几千年以来,野蛮人还是第一次失去祖先的指引,想象一下你们所信奉的神都突然消失吧,牧师,然后你或许能明白我们的处境。看不见的恐惧比看得见的敌人更难对付。”达顿停了下来,忧虑让他显得苍老起来。

“我能帮上什么忙?”斯科特直截了当地问道,相信这正是达顿把他叫来这里的目的。

“你已经帮助了我们,我还没有向你表示感谢。”达顿郑重地向斯科特低下头,斯科特便以同样的姿势回礼。

“我们从来没有向人类寻求过帮助,但你显然更了解那些……死灵法师,邦普说你进入冰原就是为了寻找那些死灵法师和冰龙,我们希望你能告诉我们你知道的一切,他们的能力,他们的弱点……我更希望你能带上我们的勇士,一起去寻找他们的藏身之地。”达顿诚恳地直视着斯科特。

斯科特犹豫一下才谨慎地开口:“我很高兴能得到这样的信任,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如果死灵法师确实躲藏在那里,我无法保证能把他们每一个人都安全带回来。尤其是……我也明白并不是每一个野蛮人都能够相信人类。”

他在这里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尊敬,但也不是没听到过怀疑的声音――仅凭一个人类怎么可能消灭那么多不死的怪物?他或许是死灵法师派来,用这种方式博取野蛮人的信任,然后伺机破坏营地。

这样的传言显然不怎么令人愉快,但他也并不十分在意。在不久之前,他也把野蛮人当成狂暴而不通情理的,人类的敌人,甚至有人说他们会吃掉自己敌人的尸体。两个种族之间的误解由来已久,并不奇怪。但如果要答应达顿的请求,带着无法互相信任的同伴上路则无异于自杀和杀人。

“我明白其中的危险,这也是我想让那些急躁又自大的年轻人明白的,他们得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而我也向你保证,所有人……包括我的儿子多姆特,会像服从我一样服从你的任何命令。”达顿严肃地承诺。

“那么我也向你保证,我会尽我所能。”斯科特微笑着说。

即使他拒绝,达顿显然也不会放弃这个线索,而他派出的人极有可能有去无回。

事已至此,他只能先解决掉死灵法师的问题再说。这原本也是他的职责,以及……为伊斯所做的一切,做出些微的补偿。

“恐怕会有一场暴风雪。”哈尔担心地看着天际急遽翻滚着的黑色云团。

“……现在这个不算暴风雪吗?”娜里亚大声问道。大朵大朵的雪花已经落了好一阵儿,呜呜的风声响了一整个上午,他们的身上都落满了雪,几乎与大地融为一体,倒是更加不用担心会被黑鬃部落的人发现了。

“这个?差远了。”哈尔摇着头,“我们得找个地方避一避……奔鹿部落的营地应该就在附近。”

“另一个营地?”娜里亚对此有些疑虑,“我们不会又被关上几天吧?”

“总比在暴风雪里冻死或者迷失方向要好。”哈尔也拿不准奔鹿部落的人能与黑鬃部落有多少不同,但平原上的暴风雪威力巨大,他不敢冒险。

“听你的。”诺威说。他在沙漠中遭遇过风暴,十分清楚,面对大自然的威力,最好不要心存侥幸或过于自大,乖乖听当地人的话才能保住小命。

哈尔分辨了一下方向,大喝着让他的驯鹿向偏西的方向疾驰。

但暴风雪还是追上了他们。狂风犹如巨浪,仿佛随时能把雪橇掀翻,哈尔给驯鹿盖上了厚厚的毯子,飓风之中,它们的绒毛也无法抵御寒冷的侵袭,每年都有许多动物在快要熬过寒冬的时候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

雪花也似乎变成了某种武器,重重地拍打在每个人身上,他们只能把整张脸都包起来,在雪橇上互相紧靠着缩成一团。诺威眯着眼看着周围,现在已经不单是无法分辨方向,连天与地都不怎么分得清了。

泰丝在他怀里嗤嗤地笑着,一边发抖一边大声说:“我终于明白野蛮人为什么要留着跟矮人一样的长头发和大胡子了,这样至少他们的耳朵和下巴不会冻掉!”

诺威微笑着抱紧了她,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能保持乐观,没有沮丧,没有焦躁,没有抱怨――这个他养大的女孩总能让他为之骄傲。

雪橇的速度越来越慢,然后停了下来,哈尔顶着风摇摇晃晃地爬下去,在驯鹿前胸摸索着。

“怎么了?要帮忙吗?”诺威大声问道。

“胸带断了!”哈尔有些沮丧地回答,他在离开黑鬃部落的营地时应该好好检查一下的,但那时他的心情实在不怎么样,就忘了这个。现在,这一点疏忽可能会害他们全都冻死在这里。

诺威把泰丝交给阿坎,爬下雪橇,一阵狂风吹过时他甚至有些站立不稳,只能把脚深深地踩进雪里才能避免被风吹走。

驯鹿的胸带显然是被谁划上了一刀,却没有切断,长时间的拉扯之后,却在这种时候断开。

“大概是某个小孩子干的。”哈尔无奈地说,他解下了自己的腰带,比量着长度,现在只能暂时用这个代替了。

诺威帮他安抚着驯鹿,让它们乖乖地待在原地,却突然听见一身惊叫和阿坎的吼声。

他回过头,正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一般,骤然消失在风雪中。

扬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黄冈治疗白癫风医院
曲靖好的牛皮癣医院
扬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黄冈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